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崔志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泱泱大度的崔家花鸟——崔志安先生花鸟画印象

2015-12-03 14:00:4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纪太年
A-A+

  崔志安先生是居住于东北的著名画家,这几年在画坛步履响亮,声誉日隆。创作许多大幅的、气势磅礴的作品,引起圈内外广泛关注,也得到业内专家纷纷赞许。崔志安我并不熟悉,但不熟悉并不妨碍对他花鸟画的喜爱。几年前,我曾在南京一家书店买过大四开《崔志安作品选》。在江苏举办的“中国百家金陵画展”系列展览上也见过他作品。去年金秋之际,有幸与崔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并且目睹他和江苏其他几位画家联展,展出的十余幅作品,让人印象极为深刻。晚间在雅昌朋友安排下,我们一起吃饭聊天,有了一次交流机会。尽管简短些,却是相谈甚欢。江苏青年评论家辛立娥同道一直关注着崔志安,近日和她谈艺过程中知道不少崔志安创作情况,也拜读了由她转赠份量颇重的“大红袍”,阅读了评论界诸多行家撰写的文章,对崔先生有了更深入了解,对他的创作理念以及美学追求也渐渐清晰起来。

  面对崔志安作品,我会情不自禁想起已故的先贤潘天寿先生。潘天寿能在中国画坛占据重要地位,我认为主要原因就是他的“和而不同”。他曾说:“文章要在四边四角做,才能与众不同,不落俗套。”潘天寿作品大块面分割,呈现建筑式恢弘结构,作品中的“局部放大”,“造险破险”,往往出奇制胜,明显区别于同时代其他大家,如齐白石、徐悲鸿等。如果说吴昌硕、齐白石、李苦禅、陈大羽等人的出现是对中国传统花鸟画的一种回眸和回声,那么潘天寿的花鸟画则完成了由传统形式向现代形式的转变,而崔志安又把这种趋势再次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中国画界喜欢将著名画家独创的艺术形式以其姓氏命名,如李可染厚重、繁密、满沟图的山水,人们亲切地称其为“李家山水”;陆俨少在处理山水画的水口与烟霭时往往有独到之处,大家也亲切地称其为“陆家云烟”;再如傅抱石先生山水处处洋溢着雨声风声,追随者约定俗成称其为“傅家山水”。沿着这样思维,观赏崔志安花鸟画之后,我想将其归纳为“崔家花鸟”——泱泱大度的崔家花鸟。


秋月之下朱玉生 124×244cm 2015年

  崔家花鸟核心是大花鸟精神,体现了一个“大”字。首先,其作品篇幅大。粗粗看他画集,仅仅丈二、丈六等巨制便有数十幅。如此众多大篇幅作品,在古往今来的画家中间极为罕见,也颇让人敬佩。其次,崔先生作品不仅仅篇幅大,题材大也是其中重要一方面。他的绘画题材更多的是向日葵、芭蕉、龟背竹、滴水观音、大雁、天鹅、丹顶鹤以及各种大型水鸟与芦苇丛等。这些题材本身具备博大性,其原物往往夺人眼球,引人注目,与传统花鸟画尤其是南方花鸟画题材有明显区别。南方画家惯画些桃花、樱花、琼花、茶花、枇杷、画眉、鹡鸰、鹦鹉、麻雀等,这类题材倘若绘成大画,肯定会显得相对凌乱,而我在崔志安作品中没有感受到细碎和凌乱。再次,崔先生的花鸟画内涵丰富,有着明显连贯性。以一种满沟图方式,铺天盖地,遮天蔽日。许多内容是自然界中某一场景或某一植物的局部夸张放大,尽情展示了鲜为人知自然界中的微观世界。


依山傍水润无眠 2007年作

  崔志安已过花甲之年,几十年的艺术创作实践,使他的大作品可以开出一列长长名单:《滴水七贤》《谷雨春风》《沙漠绿洲金壁远》《春雪融通》《红墙》《厚德载物》《绿水青山墨天仙》《千里共一双偶风》《荷塘七贤》《阳春白雪》《老林润白鹭》等。特别是其2007年荣获“中国百家金陵画展”金奖的作品《依山傍水润无眠》,纵223厘米,横600厘米。我有幸看过原作:数十棵滴水观音丛立于画面中间,枝叶交错相互仰视,显得博大而恢弘。画面左下方有两只珍珠鸡,凝重的黑色,更衬托出画面雄浑感。远景则是一抹缥缈远山,增加了画面灵动性。整幅作品让人觉得风流蕴藉,精妙典雅,气势恢宏,充满祥瑞、浑厚之气。崔志安巨幅工笔花鸟画气象博大雄浑,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民族气派。观赏作品可想象他每临创作时精神倍增,激情四溢,以北方人特有的宽阔胸襟,揽大自然鸟语花香入怀,作品洋溢着大气、霸气、雄气,现代气,有强烈感染力。我在拜观期间,会情不自禁步入他所营造的艺术境界,流连忘返。古往今来,在工笔花鸟画领域极少出现大幅作品,擅画巨幅的名家也颇为罕见。究其原因,巨幅作品往往容易俗、板、呆、死,制作痕迹比较重,而崔志安先生能保持工笔画的原汁原味和笔墨性灵,实在不多见。

  辛女士赠阅的《崔志安画集》,在几天时间里我看了好几遍,也引起深深思索。在当今艺术氛围下,为什么会出现崔志安这样的工笔花鸟作品?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气象博大的崔家花鸟?它犹如大江东去,汹涌澎湃;又如巍巍昆仑,滔滔黄河;更像长篇小说,有着史诗般的敦实与厚重。

  根据辩证法原理,凡事都有其存在理由,是由内外因共同组成的。笔者粗浅地认为,崔家花鸟形成主要是画家性格使然。崔志安长期生活于北方临海的盘锦市。农民的身份,使其思想朴实、善良和坦荡。相由心生,画亦由心生,先贤之语妙也。其次,画家是一个充满理想之人。其出生的50年代,正是中国人民朝气蓬勃的火红年代,理想主义与英雄主义世界观占据着大部分中国人思想。作为一位有思考有追求画家,崔志安先生浸泡其中,总想用画笔表达自己充满阳光、健康、朝气、正能量的艺术理想。崔家花鸟的这种形式,恰恰暗合了这种理想与追求。第三是洋溢着野性。崔志安作品有那么一点不守规矩,粗俗一点讲就是充满野性。但是,野性何尝不是一种创作理念?俗话说,听话的孩子没出息。中国画历来就是有规律,无定法,遵循规则而不为规则桎梏才是艺术家明智之举。我阅读相关资料知道,崔志安先生是一个不守规矩的画家,周围朋友称其为艺术杂家。这种艺术杂家的身份和不守规矩恰恰是培养他充满野性的沃土和阳光雨露。

  以上几点构成了崔家花鸟内因,是崔志安几十年创作取得成功的驱动力和导火线,是其熊熊火光之燃料,澎湃大河之源头。但外因的作用也不可小瞧,也不必回避。现代社会,城市不断扩容,除了公益性建筑,人们居住的建筑环境越来越高大巍峨,这对装饰其间的绘画艺术也提出新要求,崔家花鸟迎合了这种需求。倘若是一幅小品,挂在一座宽敞明亮的现代化建筑物里,会是一种怎样情形呢?其次是展览需要,时代需要。现在的展览馆、美术馆、博物馆比先前建筑空间大了很多。为了增加视觉冲击力与观赏性,对展览作品的尺寸都有严格要求。比如每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两年一次的“中国百家金陵画展”,都要求作品为六尺整张以上。虽然展览空间需要,也是观众审美变化的需求。据统计,崔志安在十几年时间里获得国家各种奖项32次之多,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他大尺幅大气象的崔家花鸟具备了很强的展览性。第三,地域环境使然。崔志安生活的盘锦市,有无垠的红海滩,浩瀚的蓝海洋,芬芳的黄稻米,炫丽的黑石油和摇曳多姿的绿色芦苇荡。放眼一望,茫茫苍苍,这是他创作素材,也是孕育他艺术灵性之母体。当然崔志安也胸怀赤子之心,热情地拥抱着盘锦的山山水水。


绿水青山墨天仙 2010年作

  内外因能够有机结合得如此和谐,如此淋漓尽致,成就了今日崔志安,也成就了崔家花鸟。当然,崔家花鸟的优点非常多,比如其用色,比如其构图,已经有很多行家学者专文论述,笔者在此不再拾人牙慧,仅以粗浅简陋之言,求教于崔志安以及关注崔先生的诸位同仁。

  本文草拟完成之初,因崔志安邀请,我们赴盘锦作一次短暂艺术之旅。亲眼目睹了盘锦的旖旎风光,在蓝天白云映衬下,犹如镶嵌在渤海边之明珠,熠熠闪烁。在与崔志安朋友们接触过程中,不仅能感受到盘锦人火一般热情,也听到不少崔志安逸闻轶事,让他的形象在我们脑海中渐渐明朗起来,立体化、人格化、人性化。

  第二天,在东庄草堂,大家有幸欣赏了崔志安三十多幅作品。面对众多大尺幅绘画,那种震撼力冲击力不是可以凭空想象出来的。远远超出我草拟此文时的心情状态。尤其是丈六近作《盘古润泽七彩地,心潮澎湃九雁天》,绘充满野性的大雁九只,以一种排山倒海之气势,昂首奔赴广袤的海滩,远处是茫茫黄海,传来海鸟清脆鸣叫。整幅作品为冷色调,打破传统之构图方式,进一步拓展了视觉张力。精心刻画海水海浪在阳光下的丰富变化,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和震撼力。套用一句俗语:是东北纯爷们创作的。应该是当代不可多得的花鸟画力作,也是本世纪初工笔花鸟画领域重大收获。

  一边观赏,一边饮茗,一边聊天。我忽发奇想,建议崔志安携带一批佳作,搞一个大规模巡回展,让全国更多观众能够零距离接触画作,领略崔家花鸟的艺术魅力,本身就是一种正能量行为,是艺术的布道和一种美育的传播,相信广大观众会和我一样深深喜欢上崔家花鸟。

2015年9月19日于南京诗画堂

(纪太年教授、学者、美术评论家、艺术品市场资深研究专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崔志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